証し集

                        
My Testimony~JP
心寧 姐妹

我的夫家是傳統的台灣家庭,公公和婆婆都已年過八十,受日本教育的他們對孩子的教育就比較威嚴。先生是非常孝順和聽話的兒子。公婆要好的鄰居是開設廟壇的人,所以假日老人家常有的活動就是跟著進香團全省拜透透。 結婚3年後我決定受洗成為基督徒,然而自己從小生長在風氣自由的家庭,也從沒掃過墓,嫁人後起初以小孩還小要照顧為由沒參與夫家的掃墓,但總會到了要面對的時候,頭一回要去掃墓的前一晚,我心中為難煎熬,唯一能做的一件事就是在房間裡禱告,求神幫助我,禱告完後我在房裡竟然聽到我先生不知道哪裡來的勇氣去跟我公公說:「我太太沒有拿香!」我公公竟然回答:「厚啦!厚啦!」(好的台語)就這樣,神順利的帶我過關了。 當然家庭生活仍有許多難關要克服,像早期我們在家中為了避免衝突,我只能播外語的詩歌來聽,也因為這樣我和兒子學會唱華冠牧師創作的韓文CD裡的韓文詩歌。現在的我能笑說從前,但其實和丈夫與夫家的關係都曾到了冰點,好多年來心中都是滿了艱難苦澀和恐懼。但感謝愛我們的神,愛我們的牧者和家人們,讓我可以繼續勇敢跟隨神往前走。 神也一次次在我的家庭裡動那奇妙的工。這兩三年因公婆年事已高,竟然決定將家中的偶像和牌位送走送到山上去,之後他們也開始願意為他們做祝福禱告。四月初,公婆又參加鹿港進香團旅遊,我公公拜完出來準備上車時跌倒了,月中我帶兒子去探望他們,聽我婆婆說公公狀況不好、雙腳無力、幾乎都待在二樓臥室休息。我兒子上樓去看他時,公公叫孩子過去對他說他快死了,之後就沒說話。兒子下來告訴我,我就跟婆婆說我上樓去看看他,婆婆說:「好,不然請妳為他禱告。」我感到驚訝,因為這是第一次她主動請我為他們禱告。於是我到二樓為公公禱告,我先禱告穿上屬靈軍裝後為公公的健康禱告,之後一連串的方言出現,像是極力怒吼斥責黑暗權勢的禱告,結束禱告後我氣喘吁吁地到一樓客廳休息,過了一會兒公公竟也下樓來坐,我問他有沒有比較好,他說有,而他的氣色看來確實好多了。 3月在信心下午茶課程領受了方言禱告,真是很特別,覺得方言禱告好像更自由、更沒有自己思想的限制。讓我想到羅馬書8:26~27的經文就很得安慰,經上寫著:「況且,我們的軟弱有聖靈幫助,我們本不曉得當怎樣禱告,只是聖靈親自用說不出來的歎息替我們禱告。鑒察人心的,曉得聖靈的意思,因為聖靈照神的旨意替聖徒祈求。」神的話語是我們隨時的幫助,無論是有聲或無聲的禱告,神都定意要幫助我們。感謝神,這一路以來在我夫家行了這樣的奇妙事,原本傳統信仰的家庭得以翻轉更新,主啊,我要謝稱謝你!我也要繼續禱告,願福音能夠進到夫家,願神祝福我的家人、朋友都能得著這永生的祝福!